------医疗律师简介------

   叶春紅律师

 中华医学会会员

 中华律师协会会员

 百度知道专家律师

   先后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和南京大学,具有医学和法学双重学历;具有执业医师资格和执业律师资格; 1998年开始工作,从事医疗临床工作及法律工作十余年,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及相关法律纠纷处理技巧。2010年起专业从事医疗损害、人身损害赔偿。

先后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和南京大学,具有医学和法学双重学历;具有执业医师资格和执业律师资格; 1998年开始工作,从事医疗临床工作及法律工作十余年,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及相关法律纠纷处理技巧。2010年起专业从事医疗损害、人身损害赔偿。

案例分析
子宫被切除原因是子宫肥大误诊为子宫肌瘤
来源:原创作者:叶春红律师 

子宫被切除原因是子宫肥大误诊为子宫肌瘤

【误诊案例】2008年朱**因“肢软乏力三月余”到**中医院就诊,入院诊断为贫血原因待查:1、缺铁性贫血、2、子宫肌瘤PE:重度贫血貌,双下肢水肿,舌质暗淡、苔白,脉细弱。在综合科予以益气养血,扶正、补充铁剂及红细胞悬浮液输入治疗。查彩超示子宫内高回声区一子宫肌瘤后转入妇产科治疗,同年1月12日行阴道镜取宫颈活检,次日行分段诊刮术,病检结果示宫颈糜烂伴鳞化,慢性宫颈炎鳞状上皮增生,子宫内膜不规则增生。于同年1月17日行“子宫全切术”,术中见子宫均匀增大250px×175px×150px,未见突起,双附件未见异常。同年1月23日出院诊断为l、子宫肥大症、2、缺铁性贫血、3、慢性宫颈炎、4、病毒性肝炎、乙型。共花住院费8784.41元。同年4月14日、9月22日,朱**在襄阳中医院门诊就医,花医疗费70.1元。原审中,**中医院依法申请医疗事故鉴定,经法院委托,诉讼双方均到场参加了鉴定会。**市医学会于2009年7月7日出具了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该鉴定书分析认为:**中医院在对朱金玉进行医疗和护理过程中,没有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等。该病例有手术指征,1、女性患者,47岁,月经量多,经期延长,出现了严重贫血情况;2、妇检:子宫增大,如广柑大,术后病检测量全子宫10×7×150px。但也存在医患沟通不够,导致朱金玉对子宫全切术的必要性认识不足。鉴定结论为:本医疗事故争议不属于医疗事故。朱**对该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不服,但未申请湖北省医学会进行重新鉴定,另行申请司法过错鉴定。在**中医院不同意且未到场听证的情况下,2010年8月23日,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出具了法医学鉴定意见书,该鉴定意见为:**中医院在对朱金玉的诊疗过程存在“子宫肌瘤”诊断错误的过失;此过失与朱金玉的子宫缺失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襄阳中医院的诊疗行为的过失参与度考虑以E级(理论系数75%)为宜。

【一审、二审、再审】案件经过三审,终于判决**市中医医院赔偿朱**各项损失110759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

【律师点评】医疗纠纷专业律师叶春红律师认为该案发生于2008年的医疗事故,且该地区居民可支配收入较低。审理程序上对患者较为不利。现行程序审理本案患者子宫全切除构成伤残六级,涉及的赔偿费用应该也不少。

国内外疾病误诊率在30%以上,误诊带来的医疗纠纷严重影响了医患双方的幸福感。并不是全部误诊,患方都有权利获得相关赔偿。如误诊是当时医疗技术不能发现的误诊、在紧急医疗救护时发生的不可避免的误诊,误诊未造成人体损害或其他损失等情形是得不到赔偿的。

对于误诊导致人体损害,特别是人体器官的摘除手术,是值得警惕的。造成的后果都比较严重,往往构成大的伤残和精神损害。在实践中,没有癌症的误诊为癌症而手术切除的,有癌症的误诊为良性肿瘤而丧失救治机会;心肌梗塞误诊为胃痛、牙痛丧失救治机会和误治等等。

叶春红律师认为,就本案来讲,子宫肥大症是一种子宫普遍增厚增大的病变,与子宫肌瘤的不规则性的局部增厚是有明显的区别的,不用病理检查也是可以简单判别的。而且子宫肥大症的康复治疗以保守治疗为主。涉及子宫切除的可能性极小。而把子宫肥大误诊为子宫肌瘤,带来的问题,是很严重的子宫肌瘤病。手术是大多数人的选择项。所以,如果医方不误诊,患方绝不会考虑子宫切除。也绝不会带来相关伤残和多种损失赔偿需要。医方应为医方的错误行为承担赔偿责任。

医疗纠纷律师叶春红律师提醒医患双方,医疗有风险。请谨慎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