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律师简介------

   叶春紅律师

 中华医学会会员

 中华律师协会会员

 百度知道专家律师

   先后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和南京大学,具有医学和法学双重学历;具有执业医师资格和执业律师资格; 1998年开始工作,从事医疗临床工作及法律工作十余年,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及相关法律纠纷处理技巧。2010年起专业从事医疗损害、人身损害赔偿。

先后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和南京大学,具有医学和法学双重学历;具有执业医师资格和执业律师资格; 1998年开始工作,从事医疗临床工作及法律工作十余年,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及相关法律纠纷处理技巧。2010年起专业从事医疗损害、人身损害赔偿。

案例分析
预防接种卡介苗死亡是否需要赔偿
 

预防接种卡介苗死亡是否需要赔偿

【新闻】京华时报讯(记者武红利)昨天,万女士的儿子小宝(化名)被宣告死亡。万女士称,7月28日,满百日的小宝在上海市宝山区中西医医院接种“卡介苗”,接种一小时后开始发高烧,在该院治疗后无好转,继而出现抽搐、昏迷等症状。小宝随后被送往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经抢救后被宣告死亡。  

  昨天下午,上海市民万女士告诉京华时报记者,她的儿子小宝生于2016年4月19日。7月28日上午9点左右,她和婆婆带着小宝前往宝山区中西医医院接种“卡介苗”疫苗。“孩子接种疫苗的当天早晨一切正常,活蹦乱跳。”

  万女士说,为接种该疫苗,小宝7月25日曾在该院做了皮试,此后没有异常。7月28日,医生看了皮试结果表示可以接种,随后,护士在小宝的左大臂接种疫苗。家属提供的照片显示,注射的疫苗为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的“卡介菌纯蛋白衍生物”。

  万女士说,接种后,医护人员未提示在院观察,她随即带着孩子离开。不料,45分钟后,小宝开始哭闹。“一开始以为他是饿了,但喂他喝了奶,怎么哄都哄不好。”随后,她发现小宝的体温上升,额头和手心发烫。万女士曾将孩子的反常情况打电话告知宝山区中西医医院,“大夫让我们把孩子送过去”。

  当天上午11点左右,万女士和丈夫将小宝送往宝山区中西医医院儿科就诊。“小宝的体温达到了39.8摄氏度,医生开了抗菌口服液和退烧药。”在医院,小宝服用退烧药后,体温略有下降,降到了39.1摄氏度,于是万女士他们拿着药带孩子回了家。

  回家后,万女士把小宝抱在怀里哄他睡觉,并在下午2点时给他吃奶,小宝的情况有所好转。但是一小时后,孩子再次开始哭闹,服用退烧药后亦无好转。

  下午5点半左右,万女士发现小宝高烧不退,身体出现了抽搐的症状,“孩子没有意识了,手臂也是僵硬的”。万女士随即将小宝送往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门诊急诊,医院以“急性感染,抽搐待查”收治,并将小宝送往小儿重症监护室,当晚医院出具病危通知书。经数日抢救后,8月2日,医生宣布小宝脑死亡。4日下午,小宝停止心跳。

  记者在上海新华医院出具的住院病史录中看到,7月28日下午5点54分,小宝入院,经医生诊断体温高达39摄氏度。主治医生的诊断为“中枢感染(化脓性脑膜炎)、严重脓毒症(休克)、多脏器功能障碍及低丙种球蛋白血症”。

  万女士说,事发后,她已经委托律师与上海市宝山区中西医医院及相关主管部门沟通,希望有关部门封存小宝的病历及小宝接种的同批次疫苗,并对小宝的死亡原因进行调查。“我们认为孩子的死亡与护士的操作有关,也可能是疫苗存在问题。”

【律师讲解是否需要赔偿】对此医疗纠纷律师叶春红律师认为,接种卡介苗死亡事件很是意外。案件比较复杂。具体要结合尸体解剖后才能做出客观分析。

从新闻描述来看,该幼儿在接种疫苗之前没有发现和记载具有接种卡介苗的禁忌症。特别是感染发热症状应该是没有的。所以感染的来源怀疑注射后引起,也是合情理的。

如果从主治医生的的诊断来分析的话,该患儿应该是感染引起的重型感染,引起致命性的脑膜炎及无法挽救的多功能脏器衰竭休克而死亡。如果确系感染,那么感染的途径是很重要的证据。

如果该幼儿本身具有严重的感染,接种只是凑巧的因素。对于感染症状,如果接种机构没有仔细询问病史和检查身体状况,就给予接种卡介苗,医疗机构也是要承担责任的。

如果该幼儿本身没有感染灶,而是在医疗机构注射时感染的,医源性感染,接种机构肯定是要承担责任的。医源性感染不排除护士不负责任的使用具有感染性的针具、本是皮内注射,直接注射到了血管、药品污染等情况。

如果该幼儿的致死原因与感染无关,与医疗机构的接种操作也无关,以及与疫苗的质量无关,这种情况下,一般我们归咎于“预防接种异常反应”。

至于赔偿与补偿的问题,主要是三条线路:一个是《上海市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补偿办法(试行)》,一个是医疗过错鉴定赔偿,另外一个是卫生行政部门组织的医疗事故鉴定赔偿。

如果经过鉴定为属于“预防接种异常反应”,那么可以按照《上海市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补偿办法(试行)》取得补偿。

如果确系感染因素、或接种机构违反《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或违反“诊疗常规”导致患者感染或感染加重以及其他与死亡有关的因素。可以通过司法途径起诉请求“医疗过错鉴定”和赔偿。如果确系疫苗质量原因,也可以根据产品质量法律追究生产厂商、流通企业的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预防接种异常反应”得到补偿后,不影响医疗过错责任的赔偿。特别是有些关键的医疗责任如:接种前是否详细询问和排除该幼儿相关禁忌症;接种后是否按规定进行观察;接种后是否进行相关注意事项的交代;发生高热后就诊是否给予化验血常规;发生高热抽搐症状后诊断、抢救治疗是否及时正确等。

同时叶春红律师认为,医疗有风险,特别是预防接种的个体差异性和免疫应激反应的差异性,往往导致结果的不确定性。医疗机构是否承担责任,承担多大的责任,还是需要具体分析的。

同时叶春红律师也认为,现行医疗体制下的医护工作人员工作量巨大,出现问题是必然的,关键是积累经验,改善医护工作人员的工作量和薪资体系还是很有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