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律师简介------

   叶春紅律师

 中华医学会会员

 中华律师协会会员

 百度知道专家律师

   先后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和南京大学,具有医学和法学双重学历;具有执业医师资格和执业律师资格; 1998年开始工作,从事医疗临床工作及法律工作十余年,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及相关法律纠纷处理技巧。2010年起专业从事医疗损害、人身损害赔偿。

先后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和南京大学,具有医学和法学双重学历;具有执业医师资格和执业律师资格; 1998年开始工作,从事医疗临床工作及法律工作十余年,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及相关法律纠纷处理技巧。2010年起专业从事医疗损害、人身损害赔偿。

案例分析
过敏性休克医疗纠纷处理
 

过敏性休克谈医疗纠纷处理

作者:叶春红

【案例】

****因咽喉痛多天,于2006年6月4日上午到**医院**分院治疗,初步诊断急性咽炎,静滴“先锋六”等药物无好转;同年6月5日和6日又两次到该分院就诊,曾服中药和静滴抗生素等治疗。6月6日晚9时,家属带****再次到**分院,予以静脉点滴“菌必治”及口服中西药治疗,输液过程无不适,晚上11时左右输液完毕,家人陪同****步行回家。次日凌晨1时45分左右,家属称****昏倒在**三队桥头,要求医生出诊。医生正欲出发,其家属已将****扶入**分院,检查****瞳孔已散大,呼吸心跳停止,脉搏摸不到,血压测不到。该院医生立即予以吸氧,建立静脉通道及心外按压等治疗,同时电话通知**医院救护车,并予以心肺复苏抢救。约40分钟后,家属放弃抢救,

【鉴定】

中山市人民法院于2007年7月23日委托中山市医学会对****医案进行了医疗事故技术鉴定。该会经鉴定后于2007年9月6作出中山医鉴(2007-019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认为:医院医务人员的医疗行为没有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常规;****死亡原因为肺水肿、心肺功能衰竭,病因考虑为病毒性心肌炎,为疾病本身导致死亡;本案例不构成医疗事故。

【再次鉴定】

再次鉴定认为:1、**医院在对患者梁炳辉的诊疗过程中不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的行为;2、因患者因咽痛、乏力而来院就诊,说明有病毒或细菌感染的病史,医方先后用先锋VI、中药、菌必治等治疗,病情未缓解,于6日上午再次就诊并用青霉素治疗是必要的。10多个小时后病人死亡。根据患者临床表现、疾病发展过程及尸体解剖病理报告所见各器官瘀血、肺瘀血水肿及漏出性出血,死亡迅速等情况,均符合猝死病理改变。根据猝死病因分析,心性猝死可能性大。病理报告述IgE升高,但不能肯定是药物过敏反应所致,因有许多疾病均可导致IgE升高(包括药物所致过敏反应)。IgE升是过敏性休克的诊断指标,且尸解未见过敏性休克所致的喉头水肿及脑、胰腺等病理改变。患者猝死是本身疾病发致。医方的医疗行为与患者的损害后果没有因果关系。3、本案不构成医疗事故。

医疗纠纷律师叶春红律师评析:过敏性休克是外界某些抗原性物质进入已致敏的机体后,通过免疫机制在短时间内触发的一种严重的全身性过敏性反应,多突然发生且严重程度剧烈,若不及时处理,常可危及生命。昆虫刺伤及服用某些药品(特别是含青霉素的药品)是最常引发过敏性休克的原因,某些食物(如花生、贝类、蛋和牛奶)也会引起严重过敏性反应。一般医疗机构承担过敏性休克导致相关后果医疗责任的情况主要集中在:

一,需要皮试的药物在用药前是否皮试,主要是指青霉素类(注射和口服剂型)、链霉素、结核菌素、皮伤风抗毒素血清、盐酸普鲁卡因、细胞色素C、有机碘造影剂、门冬酰胺酶。值得注意的是头孢类大部分都没有皮试的要求。但是大部分医疗机构是做皮试的,皮试的方法也没有完全统一的要求。

二、皮试方法是否正确,皮试的时间、皮试后的观察、皮试液的配制是否合乎标准。

三,承担用药风险的必要性,即用药的益处和风险权衡问题。对于没有确切感染或检查必要性而使用相关药物,而导致发生过敏性休克及其他损害后果,医疗机构是要承担责任的。对于具有相关药物过敏史或过敏性体质的病人,要平衡用药的必要性、该药是否还有其他相对其低过敏率的药物可以替代、在确定必须使用该药物的情况下,且用药的益处大于风险承担的情况下,医疗机构才不承担相关责任。

四,对于高过敏药物和过敏性体质的病人,使用有相关风险药物的时候是否尽了高度注意义务,也是判定医疗机构是否要承担相关责任的标准之一。在输液过程中,一般前半个小时是否严格观察,控制滴速。有没有及时发现和判断过敏情况和严重程度,是否及时通知诊疗医师处置等。

五,发生了过敏性休克后,是否及时、准确的按照诊疗指南处置抢救过敏性休克也是判定医疗机构是否要承担医疗责任的依据之一。如是否及时检测生命体征、是否及时解除呼吸道梗阻,是否及时使用吸氧、糖皮质激素、肾上腺素、再生命体征不稳的时候是否及时使用血管活性药物,在病情没有及时控制的情况下,是否及时请上级医师或其他科医师会诊等。

六,告知义务。使用有严重过敏风险药物前是否告知患方的医疗风险,让患方作出一定的选择,也是医疗机构能否免除责任的重要一环。

过敏性休克一般情况下是一种医疗意外,双方均不存在过错。但是对于损害后果的承担来讲,依据民法上的“公平原则”,发生损害后果医患双方均应当承担部分损害后果,使得患方能够得到必要的补偿。

最后医疗纠纷律师叶春红律师,医疗纠纷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涉及的专业知识和判断很多,要从大量的病历当中,寻找有利于患方的证据,也是非常艰辛和困难的。患方应当积极保留相关证据和及时封存复印相关病例。再次提醒患方,医疗纠纷诉讼复杂、时间长(多在一年以上)、各地鉴定公平性有差异,有一定的诉讼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