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律师简介------

   叶春紅律师

 中华医学会会员

 中华律师协会会员

 百度知道专家律师

   先后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和南京大学,具有医学和法学双重学历;具有执业医师资格和执业律师资格; 1998年开始工作,从事医疗临床工作及法律工作十余年,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及相关法律纠纷处理技巧。2010年起专业从事医疗损害、人身损害赔偿。

先后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和南京大学,具有医学和法学双重学历;具有执业医师资格和执业律师资格; 1998年开始工作,从事医疗临床工作及法律工作十余年,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及相关法律纠纷处理技巧。2010年起专业从事医疗损害、人身损害赔偿。

案例分析
医疗机构执业责任险诉前调解评析
 

医疗机构执业责任险诉前调解评析

作者:叶春红律师

据某判决书描述保险记载:2010年1月14日,妇幼保健院向太平洋保险公司投保了"医疗机构执业责任险"。第二十一条、被保险人收到索赔人的损害赔偿请求时,应立即通知保险人。未经保险人书面同意,被保险人对受害人及其代理人作出的任何承诺、拒绝、出价、约定、付款或赔偿,保险人不受其约束。对于被保险人自行承诺或支付的赔偿金额,保险人有权重新核定,不属于本保险责任范围或超出应赔偿限额的,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第二十四条、保险人的赔偿以下列方式之一确定的被保险人的赔偿责任为基础:(一)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机构的结论,结合《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确定的项目和标准计算;(二)仲裁机构裁决;(三)人民法院判决;(四)保险人认可的其他方式。该保险单的"第二部分理赔"中载明:医疗事故定责定损原则为经医学会鉴定并由法院判决或调解的,以鉴定结论和判决书或调解书为准经卫生行政部门判定(二级以上的事故应由地、市级卫生行政部门判定)并调解的,以及医患双方协商认定解决的,必须征得保险人的认可。…医患双方对医疗事故争议协商一致并经本公司认可的,由医患双方签署协议书;医患双方协商不成的,或本公司不认可的,可通过行政处理或法院诉讼,必要时保险公司应参与。保险公司根据最终处理结果,经两核中心审核后,在保险限额内一次性赔付,超额部分由医疗机构自行承担。2010年1月15日,妇幼保健院向太平洋保险公司支付了保险费140000元。保险金额1000000元。

南京医疗纠纷律师叶春红律师评析:“医疗机构执业责任保险”推广十余年来,促进了医疗赔付制度的发展,减轻了医疗机构的负担,寄希望医疗机构能够专心于医疗,促进医疗体制的发展。但是“医疗机构执业责任保险”并不能保证医疗机构的合理赔付全部能够得到补偿。医疗机构与保险公司的矛盾层出不穷。例如本案医疗机构缴14万元的保险费,保险金额才100万元。一次大的医疗事故或过错赔偿往往不足以赔付给患者。在保险费畸高的情况下,如果不能合理运用“医疗机构执业责任保险”,就不能维护医疗机构的合法权益,甚至带来更多的对“保险”的不信任。

本案的《医疗机构执业责任保险》将责任事故限定为“医疗事故”,而且是必须通过医学会鉴定。这一条款对于医院来说是不公平的。如果法院判决医疗上有过错,而医学会又认定不构成医疗事故。这种情况下往往就得不到赔付。对于患方来说,医疗事故鉴定的公平性一直受到诟病,现在患方不同意医疗事故鉴定的占据绝大数。患方即便同意医疗事故鉴定,大部分患方不满意医疗鉴定结果,医患双方协商处理时,医疗机构不论是直接协商或通过行政调解,基于《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赔付标准处理和调解,计算得出的赔付金额大部分都低于通过诉讼计算赔付,这样,患方大部分也会提起诉讼解。而诉讼解决,依据的是医疗过错鉴定,往往又需要重新到医学会(老地方)重新进行一次医疗过错鉴定。反反复复的鉴定、诉讼、鉴定,甚至二审、再审等,不是减轻了医疗机构的负担,而是加重了医疗机构的负担。医患之间的矛盾在长期的诉讼煎熬中加深和激活在所能免。“迟到的公正,不是真正的公正”,但在诉前,寄希望通过保险公司认可医患双方均同意的调解结果,可能是比较小的。